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行业资讯 >> 焦点报道 >> 正文
粮食进口突破1.5亿吨,进口量创新高,究竟发生了什么?
日期: 2021-12-20   来源:新农鸣  阅读: 6774  双击鼠标滚屏

截止11月份,我国的粮食总进口量已经突破1.5亿吨,一面是国内粮食十八连丰且库存处在历史高位,一面是进口量再创新高,在破亿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这究竟发生了什么?
  粮食进口再创新高
  根据海关发布的数据,1-11月份我国累计进口粮食15094.3万吨,同比增长20%,已然超过了2020年全年进口量的1.42亿吨。这也是自2014年粮食进口量首次破亿斤以来,连续8年维持在1亿斤以上。
  从进口的构成来看,1-11月大豆进口量为8765.3万吨,占进口总量的58.07%,和去年同期相比减少514万吨,下降5.55%。
  2021年1-10月份(11月份具体品种数据暂未公布),累计进口玉米及玉米替代品4984万吨,和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2892万吨,增幅达到了138.24%,其中玉米进口量为2624万吨,和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1843万吨,增幅达到了235.98%。除此之外,大麦、高粱、木薯等进口量同比均出现大幅增长。
  从口粮来看,2021年1-10月份,小麦、稻谷及大米的进口量分别达到了808万吨、390万吨,同比增长20.8%、85.1%,但和国内粮食总产量相比,占比分别仅为1.18%、0.57%。
  整体来看,尽管大豆进口量略有减少,但依然占据粮食进口的主导地位,而增量主要来自于玉米及玉米替代品的谷物,尤其是玉米的进口量,截止10月份已经远超2020年全年进口量的1130万吨。
  粮食进口量大增,究竟发生了什么?
  从以上进口量的具体数据中,我们可以看出,粮食结构性短缺是进口量增加的主要原因,我们可以从进口量占比的角度出发,由高向低进行具体分析。
  占比最高的是大豆。我国每年食用植物油的消耗量已突破3000万吨,国内产量常年维持在1000万吨左右,自给率只有维持基本红线的40%,也就是说60%要依赖进口,这严重威胁着食用油安全。其中豆油的消费需求量就占到了1000万吨,按照进口转基因大豆含油量19%(国产大豆含油量为17%)计算,就需要消耗5000万吨以上的大豆。
  从1996年起,大豆就成为净进口粮食,至2020年已经突破了一亿吨。大量进口大豆是基于国内资源禀赋所做出的现实选择,如果要实现大豆的自给自足,在当前的基础上,需要增加3亿亩左右的种植面积,也就意味着玉米等作物要减少3亿亩,这根本就不切合实际。
  占比第二的是玉米及玉米替代品。这部分的进口主要是满足国内养殖业的发展,尤其是生猪养殖,包括除去生产豆油之外的大豆,也是一样。非瘟后,我国生猪产能持续恢复,至今年,进入快速释放期,这也导致饲料需求旺盛,大部分进口的粮食都用作饲料。
 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,前三季度我国生猪出栏量为4.92亿头,同比增长35.9%,至三季度末,生猪存栏4.38亿头,同比增长18.2%,饲料需求大幅增加。根据中国饲料工业协会数据显示,仅今年上半年,饲料产量同比增加了71.4%。同时,由于去年玉米主产区受台风侵袭,影响玉米收成,导致国内玉米价格快速上涨,玉米加工企业对国内高价玉米较为抵触,进口谷物价格优势显现,这也加速了玉米及玉米替代品的进口。
  此外,也有补充玉米库存的需求。随着前期临储玉米见底,2020年我国玉米库存消费比已经降至50.8%,为了保证玉米市场价格长期稳定运行,不得不加大进口量。
  剩余进口量为小麦、稻谷以及其它杂粮等,无论是从进口量或国内粮食总产量来看,占比都很小,从这点来看,我国口粮确实是安全的,限于篇幅,在这里就不做具体分析。
  需要说明的是,粮食进口量并不等同于粮食消耗量,除了前面提到的刚性需求外,今年粮食进口再创新高,也和履行入世承诺,以及在全球粮价攀升、粮食供应链受疫情中断等背景下,适当增加进口的战略选择有关。
  粮食大量进口让我国粮食安全面临新的挑战
  整体上来看,我国既是世界第一大粮食生产国,也是世界第一大粮食进口国,而随着粮食进口量的逐年增加,我国的粮食安全也不得不面临诸多新挑战。
  “非必需”粮食大量进口破坏了国内粮食平衡。根据农业农村部统计的数据,从2016年至今,我国每年进口的粮食中,有50%的量并不是因为供需缺口而引起的,也就是说属于“非必需”进口。
  “非必需”进口量的增加,一方面破坏了国内的粮食自给率,如果将大豆计算在内,我国粮食自给率下降趋势较为明显,从2012年的90%,到目前勉强能维持到85%左右的水平。另一方面,大量的“非必需”粮食进口,冲击了国内的粮食价格,由于国外粮食价格较低,进入国内后,会持续挤占国内粮食的市场空间,倒逼国内粮价下降。
  国际粮价上涨输入性风险加剧。疫情导致的供应链中断、极端天气灾害频发,已经对全球粮食供应链带来深刻的影响。可以预见,在后疫情时代,全球粮食生产和供给的不确定将大大增加,全球粮食价格波动剧烈也将会成为常态。在此背景下,国际粮价上涨的输入性风险也将加剧,我们必须及早拿出应对措施,确保国内粮食安全。
 
  总之,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对于大豆、玉米等粮食,我们仍然不得不依赖进口,这就要求我们要坚持不懈地抓好粮食生产,确保口粮绝对安全,只有这样,才能掌握进口的稳定性和定价权。
免责声明
1、本网部分信息属于转载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2、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时间删除内容! ※本网联系电话:0534-2220168

工信部备案号:鲁B2-20041020-1 版权所有   德州博维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  
 客服电话:400-9900656    传真:0534-2220102    邮箱:cnmfnet@126.com
 Copyright © 2004-2020 CNMF.NET All Rights Reserved .    本网法律顾问:金延峰律师(手机:13953449218)
     

  鲁公网安备 37140202000174号